闲话当年滂喜斋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8-3 13:30
  • 签到天数: 176 天

    [LV.7]常住居民III

    167

    主题

    356

    帖子

    18万

    积分

    太师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85903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宣传达人灌水之王突出贡献优秀版主荣誉管理论坛元老

    QQ
    hfloke 发表于 2019-5-23 18:58:27
    273 0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或者 用QQ帐号登录

    x

       4318d04cd51d4a6ba8883658b07b92c5.jpeg

      1925年,煊赫一时的吴县潘家,正经历着风雨飘摇、内外逢忧的惨淡时光。这一年正月,主人潘祖年因腹疾就医沪上,遽然长逝。其时祖年“子孙先卒,嗣曾孙犹在襁褓”。悲痛之余,潘家人惊讶地发现,尽管没有得到族人许可,记载家族藏书精品的《滂喜斋藏书记》却已在几个月后不胫而走,风行肆中。更让潘家人不能忍受的是,刊行者陈乃乾,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不但对自己印行此书的举动毫不隐讳,还在序言中对刚去世的潘祖年作了“后嗣不肖,不能绍述其业”的评价。这让吴中士大夫们也愤愤不平起来,纷纷来书诘责。可以想象,享受了数十年“诗书传家、冠冕吴趋”荣光的世家望族,面对的是怎样一种耻辱。
      滂喜斋,本是祖年兄长祖荫的藏书楼名。祖荫长祖年四十岁,历任工、刑、礼、兵等部尚书,是晚清重臣。而为政之余刻苦治学,喜藏金石、图书。支伟成曾在《清代朴学大师列传》中说:“公幼好学,涉猎百家。尤喜搜罗善本书、金石碑版之属”,因此“滂熹斋所储,不以繁富相炫,顾多精品”。祖荫藏书印曰“分廛百宋,移架千元”,藏书之精且富,可见一斑。
      至于《滂喜斋藏书记》的成书,则不得不提到叶昌炽。叶是潘祖荫的同乡晚辈,始终对祖荫执弟子之礼,感情十分真挚,曾回忆道:“(潘)师开藩吾吴,奖掖寒暖,唯恐不及,昌炽受知最深。”作为《藏书纪事诗》的作者,叶氏又精通版本目录之学。因此当光绪癸未(1883)年祖荫丁忧家居,即聘请叶昌炽教授幼弟祖年,同时令其整理藏书。叶氏每读一书,潘祖荫就为他讲述刊刻源流及递藏原委,再由叶昌炽记述成文,汇编为两卷本《滂熹斋读书记》。祖荫身后无子,所藏金石图书并此《读书记》,遂归祖年保管。经过老师叶昌炽的许可,祖年在《读书记》的基础上“增补多则,改订三卷”,易其名为《滂喜斋藏书记》,并按照叶昌炽的意见,准备以潘祖荫的名义印行。正当雕刻已就,准备行世之际,样本恰为当时另一位著名学者缪荃孙所得。荃孙字筱珊,号艺风,也以版本目录之学名家,且与祖荫颇有交往,便按《藏书记》所载,来信索借宋刻本某种。祖年爱惜先人遗物,又惧借书者将接踵而至,所以没有答应缪氏请求,双方因此互有不快,而《藏书记》的面世,就此寝息。
      在图书大多公藏的今天,编纂一本近于“馆藏善本目录”之类的小册子,看上去似乎不是什么大事。而在图书仍属私藏的时代,刊刻这样的目录,往往会引起一些麻烦——特别是在有能力庇护这些藏品的主人死去之后。如果考虑到这点,潘祖年的吝于借书,惧于印书,也就情有可原。但有些事情并非潘家所能左右,按样本传抄的《藏书记》还是在藏书界流传开来,并最终出现了陈乃乾的印本。陈是浙江海宁人,此时正在上海与人合伙经营着一家书店。陈氏并非不知祖年的苦衷,但是在序言中,他振振有词地宣称:“藏书贵乎能读,物必聚于所好。苟不能读,则藏舟于壑,愚莫甚焉。”并以功臣自居:“念文勤(祖荫)累积之劳与夫鞠裳先生(昌炽)缀录之苦心,没而不彰,后死之责,敢昭告于二公之灵而刊传之。”对潘家主人,也是《藏书记》著作人之一的潘祖年,更是肆意抨击,毫不忌讳。文末还不忘加上极具挑衅意味的一句:“潘氏子其大怒所无惮。”
      一般而言,当盗印者遇见版权人的时候,是会自动偃旗息鼓的——不能说古人版权观念不强,我们甚至在宋代的刊本上就发现了类似版权声明的牌记——那么,陈乃乾为什么偏有如此胆量呢?或许我们可以从陈序的写作时间中找到答案。如果此文真如落款那样是在甲子(1924)冬写成的,此时潘祖年已经病入膏肓,虽一息尚存,而子孙先逝,后嗣乏人,宜乎陈氏藐视如无物,诚可自夸“大怒所无惮”了。不过我们还有另外一种推测:前人为文,因为种种原因,多有补作的情况存在,往往不以真实的写作时间示人。陈氏刊行《藏书记》既在祖年骨灰未冷之时,而铅印本为工甚速,此序言的写作,也未必不在祖年黄土未干之际。或许将1925年的文字,署上1924年的时间,是否可以减轻一点“身后侵凌”的舆论压力呢?
      当然,这些猜测都已无从考证。不过陈氏铅印本的质量却实在不敢恭维。陈本问世以后,秘庋不宣的《藏书记》价值顿减。潘氏后人承厚、承弼兄弟对陈氏之序大为不满,家族荣誉感促使他们在三年之后取原稿本印行,是为潘编本。今天所能见到的《滂喜斋藏书记》就是这两个本子。两相对照,高下立判。例如:陈本将三国陆绩的名字写作陆续;唐伯虎的闲章“南京解元”成了“南北解元”;宋代著名学者刘敞字“原父”,讹为“原文”;“鸠工庀材”,写成了“鸠工庇材”;而《周礼》的经文“车为多”,也误为“车无多”;遗漏藏印按语的情况也有不少;而其他讹误舛乱之处更是触眼皆在,不忍卒读,也不烦详举。值得说明的是,这样一本错误百出的本子,却分别于1985年和1990年被广陵古籍刊印社和中华书局据以影印,殊不可解。好在后出的《续修四库》本,以及2007年上海古籍出版社柳向春点校本,选择的底本都是潘氏刻本。
      还有一个细节颇值玩味。在这两个本子的序跋中,都提到了繆荃孙借书一事。不过不论是给潘本作序的王季烈,还是潘承厚本人跋语,都没有直书艺风老人的姓名。大概是觉得学人之间虽有龃龉,而艺风毕竟是老师宿儒,时过境迁,没有必要再起事端。包容隐讳之苦心,息事宁人之态度,实可为后人法。相反,陈乃乾在序言中却一语点破缪氏名讳,如果联想起陈乃乾对缪氏的一贯态度,则适足令人齿冷。在张静庐所辑《中国现代出版史料》甲编(中华书局1954年)一书中有陈氏《上海书林梦忆录》一文,时时流露出对繆荃孙的不满:“盖其临终时已预为其子售书计矣。昔人以鬻书为不孝,今筱珊之贻误乃如此。”“筱珊晚年以代人编藏书目录为生财之道,人亦以专家目之……然筱珊对于此事,实未经心,仅规定一种格式,属子侄辈依样填写而已。”此文写成,不少人对陈如此臧否前贤很不以为然,陈氏因此特意有一辩白见于文末,曰“艺风德高望重,其事业文章自有定评,非后生所愿妄谈”云云,然本书所录缪艺风《琉璃厂书肆后记》文后,即有陈氏跋语一则,则对于艺风事业文章正“谈兴方炽”:
      江阴缪筱珊太史校定诸书,每多脱误,为通人所讥;自撰《藏书记》,于宋明刻鉴别未确;著录之旧钞本有某氏手跋云云者,大半出写官传钞,尤不能免欺世盗名之嫌。然其爱书之笃一时无两,视世之伧夫暴富附庸风雅者,真不可以道里计也。乃逝世逾岁,坯土未干,而艺风堂藏书已为肆贾捆载以去。乃乾昔挹麈谈,倾逢摇落,百感交并。此《琉璃厂书肆后记》一卷,为太史未刻手稿,书贾临其家点书时所获,余取与李南涧先生前记合印之,以存书林掌故,亦以志予怀之怏怏也。乙丑中秋,海宁陈乃乾。
      在对繆荃孙大贬一通之后,又拿艺风和“伧夫暴富,附庸风雅”之流相比,虽扬而实抑。再看下文,原来陈氏念念不忘的正是艺风老人的遗书,但很不幸,有人捷足先登,于是只能怏怏于怀。对于艺风的未刊遗著,则又取来便印,至于是否得到老人后裔的同意,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古人常有以著述相托付的举动,但多见于师弟之间的薪火相传,受托者亦往往以此自勉:叶昌炽临去时,遗命将一切手稿归潘祖年保守;而祖年也不负重托,将叶氏遗著《奇觚庼文集》、《寒山志》、《辛日簃诗隐》独力校刊行世,且“所售书值,尽归叶氏”。陈乃乾业已认潘祖年为“不肖后嗣”,指繆荃孙为“欺世盗名”,既不受其托,复刻印其书,则不知“所售书值”归于何处矣。
      据说陈乃乾也是著名藏书家的后人,但他对于同时代的藏书家似乎并无好感。同样是在那篇《上海书林梦忆录》中,陈氏便数次断定“今日藏书家为不识书趣甚则目不识丁之富商大贾”。对于那些家道中落的文献大家,他也有着自己的一套得书经验:“旧家之气焰依然仍在,故其态度常在可卖可不卖、似卖与非卖之间,若不运用手腕,便无成交之望。”具体什么手腕语焉不详,但想一想滂喜斋和艺风堂后人的遭遇,也可略知一二了。
      或许那时还没有现在这么强烈的版权观念。《滂喜斋藏书记》的刊印风波,潘家除了自印家刻本以正视听之外,没有看到其他的举动。在那个时代,作为知识的载体,书籍象征着财富与地位,不过这种情形不久便成为了历史。新中国成立后,潘家文物图书大多捐献国家,而潘氏兄弟中的承弼也进入上海图书馆,成为著名版本目录学家。至于陈乃乾,后来一生以书为业,主持过多个在新中国成立前享有盛誉的书店,编过不少有用的工具书,及门弟子也多有成就,新中国成立后还主持影印整理了许多要籍,也不愧学者之称。不过在“文革”中,陈乃乾也与潘承弼一样受到冲击,甚至被下放至浙江老家,1971年老死女儿家中。不知道晚年的他回忆年轻时的这桩往事,又有着怎样的唏嘘?
      我只能说,八十年后的今天,追溯恩怨已经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清心如水,清水即心。
    微风无起,波澜不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推荐阅读

    亲爱的书友,赶快加入我们吧!
    X

    平台简介

    古书论坛,是由一群古籍爱好者共同维护运营的平台,主要有线装书制作、设计、手工制作工艺分享、古籍电子版&成品定制交易等,欢迎更多的志同道合者加入!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古書論壇 ( 皖ICP备12013523号-22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18-2019 古书商城  古书论坛 本站所有制作分享资源归会员原创,其他媒介未经允许,禁止盗用!安徽墨馨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持!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